「陪我!」她一直在重复这句话,既然这是她要的结果,那我也没有什麽好顾虑的。 我粗鲁地吻着她,一只手环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用力揉捏着她的乳房,以前对待女朋友都没有这麽粗暴过。 她很敏感,我的手指在她的乳尖周围轻轻画圈圈,她胸前的蓓蕾一下子就挺立起来;大概是觉得有快感了吧,她的表情变得更诱人,不停扭动着身子,像是在向我求欢。 除掉她的短裙和内裤,把她的一只脚擡高环着我的腰,手指渐渐下移,直接寻到她的阴核,指尖在阴核上施力,或轻或重,或慢或快,爱液便从蜜穴里汨汨流出,她的口中也发出了好听的呻吟:「啊……嗯……嗯哼……」虽然被我弄得欲仙欲死,但她的手仍然不忘在我阴茎上套弄着;趁其不备,将一根指头刺进她阴道里开始抽插…… 「啊!」她尖叫出声,双手攀上我的肩,随着我手指的动作,她的腰肢也不自主地摆动着,她的身体一摆动,那一对美丽的双乳也跟着上下晃动着,我下身的慾望越来越膨胀,再忍一忍吧,我喜欢看女人在前戏时那种浑然忘我的表情。 「爽吗?」我在她耳边吐气,「喜欢吗?」 「嗯……」看得出来她正在情慾的浪潮里沈浮着。 她根本湿得一塌糊涂。 我把勃起得疼痛的阴茎前端对准她的阴道口,只让前端进入,轻轻地磨擦着她的小穴,她的身子扭动得更厉害,「快……」她急促地喘着气,要我进入。 「说『我要』!」此刻的我跟个坏人没两样。 「我要……我要……快进来……我要!」听到「指令」的她毫不犹豫,让我不得不怀疑我是不是捡了个AV女优回家。 我腰杆一挺,阴茎立刻没入她体内,她真是等不及了,不待我抽动,她的腰就自己先动了起来,不过这种姿势我很难施力,我一边插着她,一边把她抱起让她躺在餐桌上,她的两只脚悬空着,我抓着她的两只脚开始用力抽插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不要停……不要停……」 她非常投入地叫着床,要不她就是个喜欢而且惯於做爱的女人,要不……她就真的是个学生。 「啊啊……不行了啦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要高潮了啦……」 她的声音开始变得像哭叫,不过我知道她不是不舒服,而是超舒服。 抽送了一会儿,我在她体内感觉她的高潮,不久,我也高潮了,在射精前拔出阴茎,还来不及朝别的方向「发射」,就全射在她胸前了……这……不就跟A片一模一样吗? 高潮过後的她无力地瘫在餐桌上,而我似乎因着慾望的发泄稍稍清醒了些:「我在干什麽啊!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就上了她?」 我累了,一方面是身体的疲倦,一方面是刚刚精神太过紧绷,一放松就会觉得累。 但总不能这样把她丢在那里吧! 把不知道是累还是醉的她抱进浴室清洗,坐在浴缸边缘,让她背对着坐在我身上,我拿起沐浴乳轻轻为她搓洗。 「哼!算你赚到,不但有个旷男陪你嘿咻,还帮你洗澡!」 看着还昏沈沈的她,我心里忍不住要抱怨两句。 不过这个姿势实在很危险,她的股沟磨蹭着我的阴茎,而我的手为了清洗在她的胸前和私处游移, 一不小心可能又要大战三百回合。 水柱冲洗到她下体时,她轻轻动了一下腰,这一动,我的小弟弟也跟着不安分,(喂!兄弟,我从来不知道你是一夜七次郎啊!)一个小小动作引起的连锁反应就是她又湿了,我又硬了。 她又开始想要,难耐地扭动着身体,我轻咬住她的耳垂,一手爱抚她的玉乳,一手在她身下揉捏,感觉她的爱液泛滥成灾,我站起来,让她稍微前倾,这次我没有问她要不要,从背後就直接进入她体内。 「啊!」她或是没有想到我突然的动作,表情和身体明显地僵直了一下,我扶着她的腰,抽插的速度比刚刚更快更猛,大概是每次都有顶到花心,她的表情比刚刚更淫荡了,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她的声音在浴室里回响,那回音更是催情,她的身体被氤氲的水气包围,全身都是漂亮的粉红色。 她的手似乎想扶着什麽东西,但却无处可放,只好揉着自己的双乳,不过这也只是让她更快高潮罢了。 在浴室做爱的好处是冲洗方便,做完今天的第二次之後,我快速地把我们两个全身上下冲洗乾净,我是绝对不要再来第三次了,开什麽玩笑,我可不想不到三十岁就精尽人亡。 动手把她的衣服穿回去,让她躺在床上,我静静地看着她,素净的脸庞怎麽看也看不出来会有如此激情的演出,熟睡着的她周身仍散发出一种寂寞的味道,那种寂寞比我更深,深到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原来是寂寞的。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?」我捧起她的脸,再一次确定。 「你知道对一个男人说这种话会有多严重的後果吗?」 「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麽。」杜蕾拉开我的手,不由分说吻住我。 我很快地抢回主导权,将她压在沙发上,在她的唇被我吻得鲜红欲滴之後,我在她眉额、耳垂和颈窝落下无数细碎而轻柔的吻。 「啊……」我咬住杜蕾的耳垂,用舌尖轻舔,让她不由得发出了好听的呻吟。 脱下她身上的T恤和胸罩,我不疾不徐地亲吻着她的锁骨和胸前的皮肤,两只手握住她美丽的双乳,手指不安份地揉捏着那两朵小小的蓓蕾,看着它们红肿挺立,杜蕾的表情也变得兴奋起来,但她仍轻轻咬着下唇,似乎在压抑自己发出声音。 再一次欺上她的唇,让舌头在她口内兴风作浪,「叫出来,没关系,我喜欢听。」我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。 「嗯……」杜蕾星眼半睁,檀口轻启,令人难以把持的声音流泄而出。 我脱掉她的裙子,隔着底裤搓揉着她的蜜穴,手才触到她细致的肌肤,就已感觉到她腿间的湿润,将手指从内裤边缘伸入,放浪地勾弄着她体内的小核,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她将腿夹紧,却不知道这麽做会使快感加倍。 「现在说什麽都来不及了。」我的手指持续动作着,感觉爱液不断地涌出,她的皮肤也洒上了一层如樱花般美丽的色泽。 将被爱液弄湿的内裤脱下,我轻轻分开她的双腿,让她温暖的甬道在我面前展露无遗;我低下头去,舌头侵入蜜穴中翻搅,杜蕾敏感的身子立刻起了激烈的反应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可以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 她尖叫着想逃开,但身体的反应却和她的想望背道而驰,身体越是扭动,就越湿润,越有利於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。 「啊……」她的身体起了一阵不寻常的紧缩,高潮了。 舌头离开她下身的温暖,把娇喘不已的杜蕾抱进房间,沙发太小,做起来不舒服。 「张开眼睛,看着我。」我说。 我跨坐在她身上,除去身上所有衣着,我要杜蕾好好看清楚我究竟是谁。 也许这是身为男人的自私,虽然明白自己可能是个代替品,但就算替身演员也该有个名字。 欣蓉半睁着眼,「宁……」她轻唤着我的名字。 我吻住她,一只手往下探索她的潮湿,仅仅是用指腹轻压住阴核震动,就可以让她兴奋不已,伸出手指插入她的蜜穴,刻意放缓了抽送的速度,我要她渴望我,我要把她潜藏着的慾望全部引出来。 「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我……嗯……快一点……」 她口中发出的声音是最好的春药,让我下身的慾望膨胀到几乎难以忍耐。 我太想要她,多一分钟的忍耐就是多一分钟的折磨,把她的臀稍稍擡高,分身毫无阻力地进入她体内。 欣蓉轻叹一声,眉头微皱,表情让人又爱又怜;忘我地在她体内抽动着,看着她美丽的身体随着我的动作而随之摇摆,不觉又加快了深度和速度。 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不行啦……要坏掉了……」 欣蓉发出令人心醉神驰的呻吟,腿也将我的腰夹得更紧。 我抱起她,把她的背稍稍擡高,阴道自然变窄,每次抽刺的快感当然加倍。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嗯哼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啊……」 她放声叫着,不久就到达了第二次高潮。 「喔……」我舒服地发出声音,「快了……要到了……喔……」 感觉自己快要射精,想在射精前把阴茎拔出的,欣蓉却阻止了我的动作,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,「啊……」全射在她体内了。 「今天……是安全期……阿伯…没关系……」欣蓉满身大汗,气喘吁吁。 我俯身又去吻她,杜蕾的手在我胸前摩挲,指尖一寸一寸地触摸着我,我才知道女人的手指也可以让男人变得性感,才知道被抚摸原来是那麽教人无法抗拒的事。 「啊……」下身的慾望又开始勃发,「你会害我又想要的。」我不想让她太累。 「没关系,我想要。」她顺手将我推倒在床上,伸手握住我的阴茎套弄着,等我感觉下半身已经开始燃烧,杜蕾擡起臀,坐了上来。 「啊……」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出呻吟,杜蕾摆动着腰肢,似乎对於这种能自己掌控速度、角度和深度的姿势感到满意;发丝性感地上下飞舞,美丽的双乳也激烈地晃动着,肉体互相拍击的声音象徵着情慾燃烧的频率,「啊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不行了……嗯……」她忘情地出声,「啊……又来了……啊……」 欣蓉今天似乎特别激情。当我在她体内第二次射精後,两个人都累得无力再战,我侧身躺下,把欣蓉抱在怀里,就这麽裸身睡去。